本文共3279字,完整阅读大致需要10分钟

一个炎热的夏夜,潮湿的空气从窗外涌进来,热浪侵袭着这个面积不大的房间。屋子的中央,我正以半蹲的姿势站立着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放在地上已经被翻得凌乱的抽屉。一滴汗,从脑门滑落,僵硬的右手食指按在杀虫剂上随时准备进行下一次喷射。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杀虫剂上一次喷射后遗留下的青柠味,地上5具略带抽搐的蟑螂尸体已经丧失行动力。伴随着电脑桌上耳机里传出的House of the Rising Sun,这一次我知道自己赢了,彻底的赢了。

这是一次策划了很久的突袭战,从最初的情报收集到方案策划再到最终实施,一共花费了我半个月的时间。最初的目标是采用定点清除的方式,在尽可能不将房间翻得乱七八糟的情况下,将藏匿于房内几只体型超出一般蟑螂一倍不止的大型蟑螂消灭殆尽。

然而,作为这个小房间里蟑螂军队的领袖,它们的藏身地点并不容易找到,甚至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于它们的存在我都是知之甚少。这也使得它们在那个阶段里经常采用“麻雀战”,指使其蟑螂小分队在房间各处给我制造各种骚扰,在这场房间争夺战的前半段占尽优势。它们可以在我玩电脑时,爬到放置在桌面上的面包上盯着我看,疯狂挑衅。也可以连续多日在我的水杯里留下可疑的的黑色球体。纵使我已花重金购入特效蟑螂药,却也都疲于应对,收效甚微。

突破,在第15周的房间蟑螂扫荡行动中意外到来,一只当时位于衣柜后方的蟑螂首脑之一,兴许是由于外出考察不在定居点,有幸被我的地毯式杀虫剂喷洒战术所覆盖,我真切的听到它“庞大”的身躯,不停在衣柜和墙壁之间撞击最终掉到地上的声音,十七秒钟以后,它拖着已经虚弱不堪的躯体倒在了衣柜和墙壁之间的缝隙入口处不到10公分的地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我,脑子里3个念头划过:

  • 高兴,在经历了14次并未取得有效战果的蟑螂扫荡行动并由此产生了轻度的自我怀疑之后,对蟑螂的打击终于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不过这个念头仅仅在脑子中留存了不过1秒就被更加强烈的第二个念头所取代。
  • 惊悚,看着地上这具绝对是我近些年来所目击过最大的蟑螂尸体,一阵电击由脚底贯穿至头顶,我能感受到全身的毛孔扩张,每一根汗毛和发丝渐渐立了起来,这个过程持续了17秒之多,17秒以后“冰冻住了”的身体才得以慢慢缓和,由此才浮现出第三个念头。
  • 计划,毫无疑问,这绝不是唯一的蟑螂首脑,就这样,一直藏在暗处的蟑螂战略指挥委员会渐渐浮出水面,这个位于整个蟑螂结构最顶层的委员会是整个蟑螂军队的指挥大脑。而我则需要一个周密的计划以及侦查,对这个蟑螂委员会进行一次外科手术般的精准打击,彻底根除盘踞在这个房间里蟑螂势力。

在制定详细的计划之前,我需要掌握足够丰富的信息,因此第一阶段的情报收集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不幸的是这项工作从一开始就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因为我面对的是也许是整个生物界最顶尖的反跟踪的高手,作为曾经跟恐龙一起生活过的生物,它们进化出了最利于行动的多足,轻盈的身躯以及能感受到轻微震动胡须。而出于对蟑螂看到就害怕的恐惧,我甚至不敢上网搜索有关蟑螂弱点的内容,担心其中包含蟑螂的图片。这一切都将我置于极为被动的境况。

我所能依赖的只有过去的经验,利用食物引蛇出洞,于是,我在某一天下班之后特意来到甜品店,在询问店员哪种面包最甜之后采购了些许,回到家里开始散布诱饵。五个工作日很快过去,我眼巴巴的看着之前撒下的面包屑一天天失去水分和光泽,也没有发现过蟑螂的足迹。侦查任务进行到这一阶段基本已经可以宣布失去意义,再继续也不会取得多大进展。信息采集不得不作废,直接进入方案策划阶段。

方案摆在眼前,我所要做的就是根据我自己的需求做出选择而已,经过多次比较,得出了两种相对有效的方案:

  • 灭蟑药,据说是灭蟑特效药,在我家那边多常见但不限于小贩在街上推车贩售或者在地摊推销。这种药的特点是彻底,通过附着在食物上,让吃过或者从上面走过的蟑螂染上药物,最后便会像传染病一样在它们之间传递。据贩售小哥坚定的说法,这种特效药确实能做到“只要染上,灭他全家”强力效果。但缺点是需要花时间,而且不容易看得出成效。再三权衡之后,我因无法接受不能得到实时的信息反馈的痛苦而决定弃用这种方案,改用第二种。
  • 杀虫剂,强力,有效,直接的信息反馈,能做到"喷到死为止"的骇人效果,这些都是这个方案的显著优点。而缺点是需要近距离作战,攻击面积有限,更加适合对付单个目标,同时对付多个目标时多少会有些有心无力。但出于这种方案用起来更爽,也更能满足报复心理的实在需求,我决定采用该种方案。于是到超市购买了一瓶“青柠味蚊虫驱逐者3320”。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事件推进的速度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最终决战的到来似乎悄无声息。就在我购买了杀虫剂的当天晚上12点后,窗外的汽车已经不如白天那般来来往往,路灯照映着偶尔穿梭而过的电动车,四下寂静无声,我坐在电脑桌前,隐隐约听到似是而非的异响从抽屉里传来,一开始我并没有多心,仍旧自顾自的浏览着网页,两分钟后,异响依然传来我才意识到,或许我与敌人之间的距离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更近。

我立起身形,转身把房门关上,将纱窗打开,刚买的杀虫剂放到随手可抓的地方后,慢慢把抽屉整体抽出,轻轻地放到地面上,由于经常使用却又不经常整理,此刻的抽屉里好似刚刚促销结束的商场那般杂乱不堪。我右手握着杀虫剂进入战斗状态,蹲身用左手把覆盖在最上层的笔记本和信笺纸都拿掉,看到下面什么都没有时,内心松了一小口气。接下来是我用来装药的塑料袋,这是个比较厚的黑色塑料袋,占据了抽屉的大部分空间,也是平时最不经常动的一部分。

我再次提上一口气,缓缓撩开塑料袋。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这炎炎夏日带来的热力被一股强冷空气瞬间驱逐,将我体内的血液快速凝固,使肌肉僵硬缺乏弹性,眼睁睁看着5只个头庞大的蟑螂如溃兵一般朝五个不同的方向窜逃,由于尚处在硬直阶段,我只能强行驱动整条手臂瞄准快要跑到桌子下的两只蟑螂按下了喷射按钮,与此同时,我扭转过头,观察了剩余三只的动向,其中一只留在了抽屉里,另外两只躲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后。

先前逃跑的两只在受到化学攻击之后明显受到了侵害,原本利落的动作也变得亦步亦趋,在距离桌底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回过身,左手快速的在抽屉里随意的一拨,那只蟑螂跳出抽屉朝我的方向跑来,我必须承认自己被吓得跳到了另外一侧,手中的杀虫剂依然握得很近,就在它快要躲到床底时,我按下了喷射按钮。第三只,击杀完毕。

我走到垃圾桶前,并不打算移开,因为这样将只会使剩余的两只各奔东西,我无法保证依然能够在它们逃出生天之前将其消灭。于是选择从侧面对垃圾桶和墙壁之间的空隙喷射。效果是显著的,两支蟑螂从另一侧夺命狂奔,其中一只跑向了我特意留出来的一片空地,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这让我的工作轻松了很多。第四只,击杀完毕。这最后的一只则按原路返回再一次跑到了抽屉里,我回过身,对着抽屉就是一阵猛喷,已经全然不顾抽屉里的物品会因此沾到杀虫剂,最终赶在它将要跑出抽屉之前完成了Penta Kill。

我半蹲着站在房间中央,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放在地上已经被翻得凌乱的抽屉。潮湿的空气从窗外涌进来,热浪依旧侵袭着这个面积不大的房间。一滴汗,从我的脑门滑落,僵硬的右手食指按在杀虫剂上随时准备进行下一次喷射。空气中的青柠味浓重且浑厚,地上5具略带抽搐的蟑螂尸体已经丧失行动力。House of the Rising Sun 吱吱的从耳机里传出,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我花了几分钟才从那短暂的不到30秒的行动中舒缓过来,又花了一个小时才意识到这次行动意味着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将不会受到来自蟑螂的骚扰,最后断断续续花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才完成了这篇小文。日常生活沉闷无聊,如果有幸得到了你到此为止十分钟的时间,那希望这篇小文能给你带来一点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