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五个多月第一个20后就要诞生了,在他们的眼里,90后就好像是60后在90后自己眼里那般。”

这是几天前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想来这么多年浸泡在当代互联网中,不可避免的见过各种形形色色贩卖焦虑的营销号,网络写手和知识付费,也曾心甘情愿的去追踪订阅高品质的文章,视频或者电台。经过了以上全方位主被动信息轰炸的我,本以为对微博上调侃一般的文字早已脱敏。却不曾想这样一句没什么新意的段子会在我脑海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要搁在以往也许早就随着指尖的滑动消失在了手机内存里。但其实抬起左手看看表,也不难发现原因,敲这篇文章时,是2019年6月底,这意味着再过半个月,我三十了

三十岁,在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意识里仿佛似一条沟壑一般横亘在每个人人生道路的前方,跨了过去就意味着“大人”这个词已经可以实在的成为你新的标签。三十岁之前,大人们还可以使用”幼稚,长不大“来对你犯的错误批评教育并予以宽容,三十岁之后,再犯同样错,就只能用类似“怎么三十岁的人还这么幼稚”这样的语句来表达对你的不满。

这完全是两套不同的评判体系,源自于对我们处于一个新的年龄段的不同期望,这是“老大人”对“新大人”的期望。此刻的我就站在这个沟壑前向下望了望,犯了困惑。

几年前,曾有个朋友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吗?”本想回答他我内心深处的理想,但又觉得太过于缥缈,没说出口。那除了理想还有其他的答案吗?我想了好长时间竟没能得出答案,只能隐约感觉得到这个答案的厚重。在后来的又一次聊天时偶然又提及这个事,朋友似乎已经忘了曾问过我这个问题,只是表示自己也没有答案,也许很久都不会有答案。我悄悄松了一口气,原来大家都被这个问题给难倒了。

那这个问题很重要吗?还挺重要的,如果说理想是远方的灯塔,虽然遥不可及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航向是否正确,那知道自己要什么便是手中的桨,你必须一次又一次的划,才有可能到达灯塔下。这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一旦脑海中出现了这个问题便会像藤蔓一样缠绕在内心里,直到你找到最后的答案。三十岁的我无能,只能无数次的站在这个疑问面前叹息。

2019年初,许了几个愿望,鉴于自己散漫的个性,特意许了几个需要长时间坚持才能完成的事,或者说并不是完成,而是更希望最后能成为一种习惯,这其中就包括这个网站。其实建立一个网站的想法最早已经是2016年了,拖拖拉拉一直到现在才真正落实。我在人前并不善言辞,当众侃侃而谈也不是我的特长,但还是希望能有个渠道可以让自己充分的表达,于是就有了这个网站,这是个相比于朋友圈更加宽广的平台,我会在这里坚持写作分享自己脑子里的奇怪想法,也会拍几张有趣的照片。这些不仅只是我满足当下好奇心的简单动作,也是我对未来可能性的一种尝试。

三十岁的我固然还是困惑重重,但缺乏行动的思考似乎更是缺乏意义,但希望这个简单的尝试成为一个起点,能在多年以后从另一个方向解答心中的困惑。